大型高新制造类的企业获得的扶持必然超过大部分的中小企业

英超 03-30 阅读:64 评论:0
大型高新制造类的企业获得的扶持必然超过大部分的中小企业

  春节假期一闪即过,转眼就是初五,今日在中国名俗里是迎财神的日子,大清早在朋友圈里就开始各种财神爷在冲锋陷阵,亲朋好友打心眼里发出“发财”的呐喊,积极而虔诚。那么既然今年的钱好赚吗?

  过年期间少不了亲戚朋友的聚会,互相之间的问候也无非是固定的那几样,在外发展的问“今年怎么样”,在家发展的问“什么时候结婚”,老人问身体,孩子问学业。作为在外游子的我也是被不少人问起生意怎么样?我也只能客套的反问一句您/您家生意怎么样呢?而我得到的回答里大部分的回应都是否定的,当然也有正面的,互联网、房地产、美容类的还是较为乐观的,但也坦言现在人们的消费越来越理性。为什么理性?因为没钱。

  跟一位做工程的朋友聊起今年国内的经济环境,一致认为只差不好,为什么不好?没钱。

  没钱从宏观上讲是全球进入了货币紧缩的时期。

  当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,美国资本市场失去了对资金的吸引力。亚洲、欧洲的经济开始复苏,资金又开始向亚洲和欧洲回流,流入美国的资金越来越少。随后911事件爆发,资金的流出开始加速,接着安然、安达信等这些跨国公司假帐事件曝光,最后都纷纷倒下。美国面临着资金大规模外逃,伊拉克又公开带头提出石油去美元化。美国政府一意孤行的发动伊拉克战争,一时间的矛盾都聚焦在了战争且黄金石油价格飞涨,美元需求开始增加,美国又一次掌控了世界的聚光灯。但是这并没有拯救美国,伊拉克战争使美国国债、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放大。资金还是在持续流出,制造业只是以军工为代表的产业得到了支撑,其他领域在国际一体化中增加竞争优势。随后美国政府降低利率,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,号召全民买房。让穷人贷款买,让富人买多套(这不是影射,这是事实),然后银行开始转移风险,将债务打包给投资银行(买房者和开发商都获得了想要的,商业银行却承担着全部风险。一旦房价下跌,买房人还不上钱,房子也不值钱了,银行就会面临巨大的亏损。这样商业银行就把所有的房贷集中在一起,形成了一种按揭证券(MBS),平常按揭利率是5%,次贷利率是10%,可以按6%利率卖给投资银行,可赚余下的4%。这样次级贷的风险就是从商业银行转移到投资银行。)投资银行用这些债券设计出衍生品来再卖给全世界(债务抵押债券(CDO),银行存在利率只有1%,规定次级债的利率为10%,卖给投行的客户,比起存款利率来说这个的吸引力实在强大。)为了打消投资者购买投资银行次级债券的担心,投资银行就设计了信用违约掉期(CDS),这样买次级债的投资者如果担心风险的话,还可以买信用违约掉期,让保险公司承担一部分风险。如一个投资者买了50万美元的次级债券,他到保险公司去买信用违约掉期,交了3%的保险费后(还剩7%也是很赚的),如果这边出问题,那边保险公司就负责包赔损失。如果不出问题,保险公司就大赚了一笔。随后就是大家所知道的多米诺骨牌的轰然倒塌。

 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后,美国为了自救开始实行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,全球各国央行同步进入货币宽松的周期。美元货币流动性增加暂时保住了自己,但实质的问题并没有解决,只是强行使用充足的流动使得其可以运转开来,当时美国经常项目赤字一直在下降,但其仍占GDP很高的比例,因消费的产品远多于其生产的产品,美国人仍是世界其他地区最大的需求来源之一,而其他国家因需求的急剧下降极大的影响了本国的经济(经济一体化,谁也不能独善其身)。债务危机带来的需求减少打压着全球的实业发展,而金融监管的松弛也放纵着投机者的欲望,低息借贷、足够的流动性将美国的股指不断的推升起来,全球进入虚拟经济的大浪潮。贫富差距被再一次的扩大化。

  随后到了2014年就是我们老调重弹的进退两难时刻,最终美联储选择加息,配合缩表一起进行。按理来说利率上升,贷款人会选择尽快还清的贷款,股市债市都会受挫,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。因为投机市场的回报依旧很有吸引力,且实业依旧没有竞争力。实质的问题并没有解决。

  在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影响下,民众的情绪被完全的激发出来,对于美国的建制派的绝望导致了2016年特朗普的上任。钱集中在少数人的手里,而选票是在大众的手里,而大众没有钱,大众看不到持续下去的希望,所以需要将自己的权利使用出来,发泄出自己的不满。

  没钱从小范围的说是进入了变革的阵痛

  这方面我们就简短说一下就行,中国本是一个依靠人口红利的国家,靠着廉价劳动带动的进出口贸易将中国经济迅速提升到了国际前列。然而随着需求的上升,工资就得上涨,成本就在增加。且由于外部金融危机的影响,国际需求的下降,传统的进出口贸易已经不能成为中国拉动经济的主要手段了。如果只是依靠简单的进出口贸易,中国势必进入中产国家陷阱,而想要打破屏障只有发展更加专业化,大型高新制造类的企业获得的扶持必然超过大部分的中小企业,例如:互联网、航天、高铁、信息通讯、核电核能等行业。这些领域的进步所能获得的利益不是低端可替代行业可替代的。且伴随着美元量化宽松的影响国内持续的通货膨胀,资金的流向也与美国有异曲同工之妙,大众手里的资金都流入了房地产(国内外市场都有)和股市中(国内外市场)。国内疯狂的IPO浪潮牵动着每一个投机者的狂热的内心,房奴背着贷款选择了对物质的理性消费但对投机却是一往无前。普通大众手里并没有太多闲钱,内需就持续减弱。交通和信息的发达导致财富和人流都向东部城市聚集,其他城市只能承受,就像以前讲到统一的货币带来的问题一样,所以设立落户条件来阻止人口和资金的集中流动,然而人是百折不挠的,好坏大众都看在眼里,还是无法阻止他们迈向大城市的步伐。东部闲置劳动力和资金只能推升通货膨胀,对国家的发展起不到推波助澜的作用,反而使银行和城市体系承压。那如何呢?以利诱之,以力驱之,挤出资金,引导资金,东西有差异不只在国内,中东、东南、非洲都是差异,资本总会流向低处,只是大众还是接受的慢,还是需要过程时间。其中内容不多讨论,大家自己琢磨。

  顺势而为,在大框架下去做选择才能顺风顺水,就像做交易要看清楚大方向才可以找到机会,如果逆流而上,逆势操作只能自己为难自己,外部环境在变,自身也要灵活变动,这才能在狗年赚到钱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网友评论

相关推荐

标签列表